炉头厂家
免费服务热线

Free service

hotline

010-00000000
炉头厂家
热门搜索:
行业资讯
当前位置:首页 > 行业资讯

离开身体十八小时后[新闻]

发布时间:2020-11-16 00:26:28 阅读: 来源:炉头厂家

十八个小时后,他们在我买了不到三个月的席梦思床上发现了我的身体。只能说是身体,因为我的灵魂还在,只不过离开了原本的躯体,现在,躯体和灵魂分离成了两个实体。

派出所来的人在我这里翻箱倒柜,该死的,早知道会有人来翻我隐私,我就该把以前的日记还有情书都锁去银行保险箱!不对,那也不好!应该是,早知我会死(对,现在才明白自己死了,看着客厅里悲伤的老爸老妈还有我那不停安慰他们的姐姐,我再一次确认自己是死了)——如果早知道自己那么早死,我就该在前一天把我的日记本和信笺都烧掉,把我的硬盘都format,把……所有的隐私全部毁尸灭迹。

可是谁又能知道自己能活多久呢,就好像现在我穿梭在一屋子的人堆里,好奇的看着这个找指纹那个翻箱子,自己也挺怪怎么就这样突然死了。如果,还是如果,如果知道自己这么早就要离开人世,我就该提前几天写张所谓的遗书什么的,省得那些**从一进门就直嚷嚷要“保护现场”

反正我是死了,没有任何预兆的死了,不是谋杀,不是自杀,就这样死了。

我短短的二十多年的生命就这样莫名其妙的结束了。

(b)

听说灵魂是漂浮在空中的——那是以前。现在,死了以后,才知道,灵魂要移动也不过是靠两条腿。这倒让我想起了以前看了n遍的一部经典电影《人鬼情未了》,sam死了以后,似乎拍成的是一个只能走路的灵魂。

人鬼情未了?现在的我是不是也算个鬼了?活着的都看不见我,而我,能看到身边几乎所有忙忙碌碌的小物的一举一动。自由进出别人的门槛儿,明目张胆的偷窥。

人鬼情未了?现在的我如果已经是个鬼,那我的情真的不会有了,那活着的还不知道我已经死了的他呢?是不是也能去找个通灵师告诉他我的灵魂就在他身边?会不会吓着他?

刚刚从他住宅区的地方出来,我在木质与铁制的门之间自由穿行。在他空荡荡的房间里踱来踱去。下午三点,他还没有下班,望着他电脑边上我和他的一起的合影,都让自己有点点嫉妒活着的时候的自己。

无聊啊!嫉妒啊!没有事做!

第一次穿过两道对我已没有丝毫阻挡作用的门,我的灵魂下了楼,进了楼下的音像店。

所有的活着的人都看不到我了,现在,我可以肆无忌惮在这间小小的卖d版的cd的音像店里自由穿梭,而小店里的那个阿姨,也不会再用那种“要买买,不买走开”的眼神炸弹来扔我。

小店门口的喇叭箱中,传出的是《空中的监狱》的主题曲《how do i live》。

(c)

7点的时候,天已经全黑了,我在橙黄色的路灯下仔细找着自己的影子。白天的我没有影子,晚上也没有。原来灵魂真的没有影子的。

太专注了,不小心穿过了路人甲的身体,不小心瞄到了路人甲深灰色的肺,是不是吸烟导致的?现在终于能清楚认识到“吸烟有害健康”的意思了。国为路人甲的肺里都是沉淀物,真脏。——记得以后要提醒我那个还没回来的他不要吸那么多烟了。

又穿过了路人乙的身体,怎么差点看不出来?哎~~原来是个胖子,好恶心的肚子,连脂肪也能清楚看到。我想吐了!不好玩了,哎~~在别人的身体里穿来穿去,也不怎么好玩了。

9点半的时候,我看到我的他拖着疲惫的脚步朝我走来。他好像很累,是不是加班很累?还是刚刚和别的女人约会去了才累?

好奇的穿过路人丙——就是我的还活着的他的身体,我只是想看看他的心脏是什么样子的,是椰子的形状?呵呵,想到电影中紫霞仙子能钻到至尊宝的身体里看他那椰子形状的心,现在的我竟然也能做到,有点点得意。

他的心脏很普通嘛!不就是念书的时候看到的模型那样的形状。不是椰子,不是桃子,也更没有什么人在那里面留下一滴眼泪。

(d)

跟在他后面,慢慢散步上楼,进了房间,接着,就看见他坐在电脑前面发呆。

十分钟,二十分钟,然后是半个小时。他——怎么了?他为什么望着我们俩人的照片发呆?难道——他知道我已经死了?

>>

他会为了我哭吗?我想知道。从来没有见过他哭,现在,我想看看他掉眼泪是什么样子。谁让他在我活着的时候总笑话我爱哭?现在他如果也哭,我保证不笑他就原谅他以前的嘲笑。

“你在哭吗?”我大声问着,喊着,可是没有得到丝毫的回应。

“你会为我哭吗?”我又喊。

可是他听不见呀,一个鬼的声音,人是听不到的。

要找个通灵师!站在他身后,这一刻的我是那么急切的想找到能和他沟通的方式。想听他的声音,就现在,非常非常的想。

自己哭了,不知道有多少眼泪就这样的滑了出来。

原来我活着的时候爱哭,现在死了也一样爱哭。

活着因为任性哭,而现在死了又为了什么哭呢?

(e)

我现在终于知道了什么是痛苦,真正的痛苦。

因为我看他在哭,真的在哭,没有声音,却有眼泪从他那让我着迷的以前总是看着在微笑的脸颊边淌下来。

他哭,为我。我痛,为他。就现在。

现在,我的灵魂就像空气中的比尘埃更尘埃的法埃,肉眼无法看到,甚至借助了别的工具也根本不可能看到。似乎来阵小小的风就可以让我彻底的烟消云散。

我在他边上,他看不到我。他在我边上,我却无法给他拥抱,无法做可笑的表情让他开心,无法在对他说自己会一直一直那么那么的爱他。

我的爱延续了,却无法再给他。

我又开始哭了,望着他无声地掉泪,我更想哭,更哭得厉害。胡乱的抹着自己脸上的眼泪,心里更渴望的是他能和我还活着的时候一样,能在任性的我哭鼻子的时候,来哄哄我,并温柔的抽了面纸来替我擦掉冰冰的泪水。

这一刻,才后悔自己为什么死了。为什么要让我年轻的生命就这样结束?甚至我还没有对他说出足够多的“我爱你”。

我恨生死簿,真恨!

(f)

在不知道又过了多久以后,我猛然发现他正对着我在的这边发呆。我正坐在充气小沙发上——这只橙色的充气塑料沙发是几个月前我硬功夫是黏着他让他给买的,因为好玩,因为这个颜色正是我喜欢的球队的颜色。其实我没有告诉他买这个小沙发时自己真正邪恶的目的——因为它小呀,又有足够的牢固能承受我们两个人的重量。这样,我就可以总是和他挤在这么一个小小的空间里,他就可以好紧好紧的抱着我,用他给的全部幸福将我裹住,让我更幸福。

他一直注视着我(我也知道他其实只有是在看这个方向,但是我宁愿告诉自己他其实是在注视我)一直一直……

“我知道你在那里,你这个小笨蛋!”他突然开口意然又是嘲笑我!更快的等不急我抱怨,他已经站起身,走到了我面前,然后——我们真的合而为一了!

他坐下来,就坐在我现在坐着的充气小沙发上,和我的灵魂坐在一起,叠在一起。

“你这个傻瓜……”他又在对我说了,让我甚至以为他能看到现在的我,“没有你这个小肥猪在,以后这个难看的凳子就只能在这里当装饰品了!”

呵呵,我傻笑,我都死了他还说我那么难听的的听的喊我,起码也该和电视里小说里那样,说说什么“吾爱”呀、“今生只有你”呀什么的肉麻兮兮的话吧?

他才是个笨蛋!大笨蛋!大傻瓜!

(g)

“我爱你……”沉默了许久,他的再次开口,又让我酸了鼻子。

“你在吗?”他又喃喃自语,“在吗?回知我呀小笨蛋……”

“小笨蛋……”

他手里抓着的是我和了的合影,现在他用身体包裹着我,而不是简单的双臂圈着我。我感觉到他很难受,非常难受,但是,我满足了。在死了以后,还能听他说爱我,我真的满足了。

>>

来吧来吧黑白无常,来吧来吧牛头马面,我不怕鬼了,现在,你们带我走吧,只要不让我喝下孟婆汤,我可以随便跟你们去哪里,哪怕入地狱我也是幸福的,因为我的灵魂还爱着,因为我的灵魂还在被爱。

“来生我保证不那么短命,来生我保证不要再有先天的心脏病,好不好?”我用这辈子从没有过的温柔语气缓缓开口,认真乞求。

“我不会去喝难喝的孟婆汤,所以你也别去喝,一定不准喝!然后下辈子我们就又可以在一起了!记得不准喝噢,不然,当我做鬼也不放过你!”

我的遗言就是这样威胁他的“狠话”,呵呵,做鬼也不放过他?说完了以后自己便笑了,我已经是个所谓的鬼了呀。

(h)

我的灵魂离开身体后的第七天,我又回去看了他。

一个比我死早了几个月的灵魂教了我怎么托梦,于是,我给他托了个梦,把那些遗言又给他重复一遍,并加了很重要的一句话:不准在说我的充气小沙发难看,因为那是我最喜欢的球队的颜色,如果他再犯,我就做鬼也不放过他。

我,斩时成了谁都看不见的灵魂,老在喧嚣的人间好奇的流浪,偶尔搭个顺风车,偶尔的黑白无常牛头马面玩玩躲猫猫,偶而偷偷去阎王爷爷那里偷出生死簿翻一翻,再扳扳指头算一算,偶尔还去他那里看看越来越成熟并渐渐有了白头发的他。

>>

领商网

领商网

领商网

领商网

相关阅读